家世记载
【来源出处】中山市地方志办公室 【作者】广东省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 【成文日期】2004-10-02 【点击率】

    翠亨孙氏家谱  1册,稿本,宣纸毛笔书写件,线装,纵17.5厘米,横17厘米,编成于19世纪80年代初。由孙中山胞姐孙妙茜保管,1956年9月,孙妙茜之孙杨连逢将其捐给孙中山故居纪念馆收藏。封面题名“孙氏家谱”,正文共53页,第1至第7页记述翠亨孙氏迁葬祖坟经过及先祖从东莞迁居香山涌口、迳仔蓢的概况,第7至21页记载38位孙氏五至十四世族人的世次、名讳、配偶姓氏、生卒时间、葬地。以下空白29页,至最后两页记载28位未列世次之族人名讳及其配偶姓氏。谱中另夹有孙威及其子孙生辰纸一份(共4页)。该谱内容记载不完整,部分未注明传代关系及世次。1994年4月,国家文物局专家组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翠亨孙氏先祖牌位纸  1张,清末毛笔抄件,纵77.5厘米,横52.5厘米。由孙尊贤第4代孙孙华祥家人(今侨居美国檀香山)收藏。1981年前后,由孙中山长孙孙治平从孙华祥夫人处找到。1989年孙满到台北,由孙治平处借出,携至美国,后又还给孙华祥夫人。孙尊贤是孙殿侯之孙,孙殿侯为孙逈千长子,与孙殿朝系同胞兄弟,故孙尊贤房系为翠亨孙氏十四世的分支。牌位纸边缘已残破,文字未受影响,其上以祖先牌位的排列形式,分4层记载翠亨孙氏五世至十四世共39位族人的世次、名讳、配偶姓氏、生卒时间和葬地。内容与《翠亨孙氏家谱》对比,无“孙氏家谱”字样,无光绪六年搬迁祖坟一段文字,无“始祖婆陈氏太安人,生终年月无考”一句,无末附29位孙氏族人名讳及其配偶姓氏记载,无孙威及其后人生辰纸内容;“始祖二世三世四世俱在东莞县长沙乡居住”一句标注在五世孙礼赞事迹右旁,末尾增加有十四世孙殿侯夫妇生卒与葬地内容,其他文字大同小异。该牌位纸错字较少,但书写较草,旁加附注。

    家谱略记  1张,红纸,清末毛笔抄件。原由孙中山长兄孙眉保存,1979年孙满整理其祖父孙眉遗物时发现,现由孙乾长子孙必胜收藏。该纸右侧题名“家谱略记”,其左分8行依次记录翠亨孙氏十世祖孙植尚至十七世祖孙达成三兄弟等10位直系先祖世次、名讳、配偶姓氏及传代关系。

    列祖生殁纪念簿  1册,线装,纸本,毛笔书写件,纵20厘米,横13厘米,形成于20世纪30年代初。原由孙中山胞姐孙妙茜保存,1956年9月,孙妙茜之孙杨连逢将其捐给翠亨孙中山故居纪念馆收藏。该簿封面题名“列祖生殁纪念部”,内页为玉扣纸,印八行朱丝栏,共15页,仅抄3页零1行,记载十二世孙连昌至十九世孙娫等13位孙家已故直系先祖及亲人的世次、名讳、配偶姓氏、生卒时间及年岁,其中包括十八世孙眉和孙中山的生卒时间,系孙中山后人纪念其已故直系先祖及亲人生卒时日的“生殁纪念簿”,1994年4月,国家文物局专家组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孙总理家谱  1册,纵、横各24厘米,稿本,未装订。民国21年(1932)5月20日由料理卢慕贞笔墨事务的胡汝昌在澳门编成,记载多有错漏,以后续有增订。民国24年孙威病逝后,孙家亲友依据孙威及其子孙生辰纸的内容,将孙威及其后人名讳及生卒时日抄录于后面空白页中。1955年1月孙妙茜去世,孙家亲友又根据奔丧者所提供资料,对该谱内容进行校正和补充。此后,该谱由孙满收藏,现由孙乾长子孙必胜保存。该谱连封面共7页,封面题名“孙总理家谱”,内页记载十二世至十九世已故孙家直系先祖及在世亲人的世次、名讳、配偶姓氏或姓名、生卒时间、年岁及传代关系,其中包括十八世孙眉和孙中山的生卒时间与传代关系。该谱对十七世孙达成以下的传代关系记载较为详细。

    翠亨孙氏达成祖家谱  1册,大16开,1998年6月编成。该谱由孙中山侄孙孙满主编。内容分为“序”、“凡例”、“世系表”、“家谱”、“孙氏先人照片”、“孙氏先代墓葬照片”、“孙氏先代遗存文物照片”和“二十传裔孙满、乾恭述早年在乡之见闻”等8部分。序言分别由孙满和孙治平撰写。世系表部分列出孙家十一世孙瑞英至廿二世已故及在世60位亲人名讳。家谱正文记载十一世至廿二世孙氏族人世次、名讳、配偶姓氏或姓名、生卒时间及传代关系。“孙氏先人照片”部分,收录有孙达成夫妇、孙眉夫妇、孙妙茜、孙中山和夫人、孙秋绮、孙昌夫妇、孙科夫妇、孙娫、孙婉照片及孙中山一家在檀香山、孙中山参加广东孙族恳亲会、孙眉偕亲人在母亲杨氏墓地、孙中山与亲人在翠亨故居、孙中山兄弟偕眷在左埗孙氏宗祠与宗亲合影等。“孙氏先代墓葬照片”部分,收录有《翠亨孙氏墓地分布示意图》和十一世至十九世孙氏直系先祖和亲人墓葬照片,并记载各坟墓葬地、墓向及墓碑文字。“孙氏先代遗存文物照片”部分,收录有《翠亨孙氏家谱》、《孙梅景等人卖田契》、《孙达成兄弟批耕祖尝山荒合约》、《翠亨孙氏祖尝帐册》、《家谱略记》、《列祖生殁纪念簿》、《孙中山故居建筑工料报价单》和孙中山故居内外景图片,并对这些文物分别作了说明。末附《二十传裔孙满、乾恭述早年在乡之见闻》及《谭家山孙族坟场墓穴排列示意图》。

    翠亨敦业堂茂成孙公家谱  1本,16开,打印本,由孙中山房亲孙社正于1971年初修、2003年重修。家谱共10页,封面有“翠亨敦业堂茂成孙公家谱”和“公元1971年清明初修公元2003年清明重修孙建廷名社正恭修”字样,内文分为序、世系表和家谱正文3部分。序文记载孙社正先祖由东莞迁居香山涌口、迳仔蓢,继由迳仔蓢迁回涌口,再由涌口迁回迳仔蓢直至迁居南朗墟(今南朗镇)之经历、先祖传代关系以及与孙中山先祖、亲属之间的交往,记载翠亨孙氏议定字辈、六贤(孙敬贤、孙尊贤、孙旭贤、孙业贤、孙国贤、孙光贤)分房情况以及孙达成、孙科迁葬祖坟之事。世系表记载其始祖孙常德至廿三世孙荣彬共23代名讳与传代关系。家谱正文记载十一世孙瑞英至廿三世孙荣彬共13代、36位族人的世次、名讳、配偶姓氏或姓名、生卒时间、去向和葬地。该家谱现由孙社正保存。

    孙梅景等人卖田契  1张,纵58.1厘米,横39.2厘米,宣纸毛笔书写件,订立于清乾隆八年十二月十七日(1744年1月31日)。1956年9月,孙妙茜之孙杨连逢将其捐给孙中山故居纪念馆收藏。该田契系因争山之故,卖方孙梅景、孙梅占、孙云灿、孙连维、孙云瑞、孙亚喜6人与买方孙廷尊、孙逈千叔侄2人,就买卖其七世叔祖孙容窝在香山涌口村土名“横坑”的4亩祖尝田而签订的土地买卖契约。其中孙逈千为孙中山的十三世直系祖,孙容窝为孙中山的七世叔祖;孙廷尊与孙逈千为堂叔侄,孙逈千与孙云灿为堂兄弟。此次土地买卖,属孙氏家族内部的地权转移。

    翠亨孙氏祖尝账册  1册,线装,宣纸毛笔书写件,纵23厘米,横15.6厘米,始立于清道光廿六年十一月十五日(1847年1月1日)。1957年2月,孙妙茜之孙杨连逢将其捐给孙中山故居纪念馆收藏。账册封面题名“道光廿六年十一月十五日记部”,左上角和左下角分别写有“乐安堂号”和“仕合号”字样。内页印有10行朱丝栏,共记有28页,记载自道光廿六年至咸丰五年间翠亨孙氏公尝田土名“龙田”的粮、银收入及利息升值情况,族人交出稻谷、借支情况,以及开灯、清明等家族活动支出情况。账册还涉及与别姓的粮、银租欠升值及返还情况,并在其中两页附载别姓与“上帝庙(即北极殿,今存遗址)粮银”之间的关系。该账册记载的“龙田”位于翠亨村“瑞接长庚”闸门(南门)以东、围墙以南,系翠亨孙氏祖尝田。账册涉及孙殿章、孙恒亮、孙恒有、孙恒彩、孙业贤、孙尊贤、孙国贤、孙敬贤、孙达成等翠亨孙氏4代人,其中,孙中山的祖父孙敬贤、堂祖父孙国贤、父亲孙达成均先后管理过祖尝粮、银及该账册。账册涉及翠亨附近地名有迳仔蓢、山门村、亨美、隔田、西坑,涉及翠亨及邻村别姓有杨、陆、何、黄、阮、麦、许等。该账册1994年4月由国家文物局专家组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孙达成兄弟批耕祖尝山荒合约  (1)清同治二年(1863)合约,1张,宣纸毛笔书写件,纵45.5厘米,横36厘米,订立于十月十三日,系由孙达成、孙学成两兄弟与房长及众叔侄议定批耕其“瑞英祖遗下土名迳仔蓢”山荒地种植果物的合约,孙尊贤(房长)、孙国贤、孙业贤和孙茂成4人为所在房系的签约代表,批耕方为孙达成、孙学成兄弟。该合约无孙达成兄弟签字,当系未生效的草约。(2)清同治三年合约,2张(一式两份),宣纸毛笔书写件,纵45.3厘米,横36.5厘米,订立于二月十二日,即同治二年所订草约满4个月之时。2张合约在对折线中间各骑缝有半个“合约”字样,系将其一对折并叠压在另一张上一次书写而成。该合约与同治二年合约的不同之处,是孙观成加入批耕方,且孙达成3兄弟均已签字,并规定“房长尊贤执壹纸,种植嗣孙达成、学成、观成执壹纸,永远为据”,系生效合约,其他内容未变,惟文字略有出入。同治二年和同治三年两份合约,对批耕土地的使用、年限、所得分配与利息、本钱,均做了规定。合约中的孙达成兄弟与其他签订者均为房亲关系,其批耕之田为迳仔蓢孙氏(含翠亨孙氏)始祖孙瑞英在迳仔蓢所遗山荒田,系孙瑞英属下各房成员所共有。批耕目的是确定批耕者对该项土地的使用权和管理权,以避免其他房亲对该项土地的使用发生纠纷。两份合约原由孙中山胞姐孙妙茜保管,1957年2月,孙妙茜之孙杨连逢将其捐给孙中山故居纪念馆。1960年前后,孙中山故居纪念馆将同治三年两份合约其中1份赠广州中山大学孙中山纪念室保存,其余两张由孙中山故居纪念馆收藏。

    重修翠亨村祖庙碑记  1方,黑色大理石质,纵105厘米,横66厘米,厚6厘米,楷书阴刻,清道光八年(1828)重修翠亨村祖庙北极殿所刻。该碑原存于翠亨村北极殿内,1970年前后因该殿被拆除(尚存遗址)。石碑碑额刻“重修翠亨村祖庙碑记”,碑文记载清道光八年翠亨村民维修祖庙北极殿的修缮背景、值理人员和捐献情况。此次维修的值理依次为杨达勋、陆爵车、冯辑鹏和孙德,捐献者有杨姓25人,陆姓16人,冯姓13人,孙姓和何姓各6人,苏姓、麦姓、谭姓和梁姓各1人,另有外村甘姓、刘姓各1人。其中孙姓捐款者有孙中山祖父孙敬贤(捐银壹两)以及孙殿碧、孙阿德、孙阿海、孙阿叠、孙阿章等。石碑现藏孙中山故居纪念馆。

    三修翠亨村祖庙碑记  1方,黑色大理石质,纵100厘米,横60厘米,厚5厘米,楷书阴刻,清咸丰六年(1856)三修翠亨村祖庙北极殿所刻。该碑原存于翠亨村北极殿内,1970年前后北极殿被拆除(尚存遗址)。石碑碑额刻“三修翠亨村祖庙碑记”,碑文记载清咸丰六年翠亨村民维修祖庙北极殿的修缮背景、值理人员和捐献情况。此次维修的值理依次为孙尊贤、杨业勋、陆达聪、冯辑照;捐献者有杨姓59人(其中家属19人)、陆姓33人(其中家属9人)、冯姓15人(其中家属4人)、孙姓6人、陈姓4人(其中家属1人)、苏姓3人、麦姓2人、谭姓1人。其中孙姓捐款者有孙中山的父亲孙达成(捐银壹大圆)、叔父孙学成以及孙氏族人孙茂成、孙德修、孙阿德、孙亚察。石碑现藏孙中山故居纪念馆。

    四修翠亨祖庙碑记  1方,黑色大理石质,纵120厘米,横74厘米,厚5厘米,楷书阴刻,清光绪二十年(1894)四修翠亨村祖庙北极殿所刻。该碑原存于翠亨村北极殿内,1970年前后北极殿被拆除(尚存遗址)。石碑碑额刻“四修翠亨祖庙碑记”,碑文记载清光绪二十年翠亨村民维修祖庙北极殿的修缮背景、值理人员和捐献情况。此次维修的值理依次为杨启文、陆庆怀、杨义辉、陆廷深、杨礼谦,捐献者有杨姓93人(其中家属20人)、陆姓34人(其中家属2人)、冯姓12人(其中家属1人)、陈姓7人、苏姓6人(其中家属1人)、孙姓4人(其中1人捐两次)、钱姓4人(其中1人捐两次)、梁姓2人(其中家属1人)、麦姓1人(捐两次)。其中孙姓捐款者有孙中山长兄孙眉(捐银叁拾圆)以及孙拔贤、孙集贤、孙胜。石碑现藏孙中山故居纪念馆。

    孙族恳亲会欢迎中山记  新闻传单,1张,纸质铅印件,1200余字。民国元年(1912)5月11日,“广东孙族欢迎中山家先生恳亲大会”在广州大石街萧公馆召开,此传单系某报社于会后不久所印发。该传单记述了“自南雄珠玑巷迁来广东后,散居各处”,包括广州、东莞上沙乡、员头山等近200名孙氏宗亲欢迎香山孙中山回粤的盛况;记录了会议“宣布员”孙龙光撰写的欢迎词和孙中山的简要答词。该传单原由上沙乡孙族与会者孙同发收藏,1985年前后,孙衍佳从其父孙同发遗物中发现此件,后经中山大学陈锡祺教授鉴定系当时原件,该传单藏中山大学孙中山纪念馆。

    孙族恳亲会纪事  新闻报道,1则,1200余字,载于民国元年(1912)5月15日广州《民生日报》。当年5月11日,“广东孙族欢迎中山家先生恳亲大会”在广州召开。15日,广州《民生日报》以“孙族恳亲会纪事”为题,对该次恳亲会进行了报道,报道内容与《孙族恳亲会欢迎中山记》大同小异。广州中山大学图书馆现藏有该报原件。

    广东孙族欢迎中山家先生恳亲大会纪念合影  1张,纸质。民国元年(1912)5月11日,“广东孙族欢迎中山家先生恳亲大会”在广州召开,此为当时所摄、稍后散发的照片之一。当时,东莞上沙乡孙族派代表孙跃衢、孙同发、孙兆权、孙善富、孙培富、孙启瑞、孙蔼庭、孙占鳌、孙鸿鳌、孙金堂、孙子南、孙耀堂、孙锦胜、孙家胜、孙家开、孙新等数十人参加,并和其他与会者一起与香山宗亲孙中山合影。此合影原由上沙乡孙族与会者孙同发收藏,现由孙同发的儿子孙衍佳收藏。

    孙中山在左埗头孙氏祖祠与宗亲合影  1张,纸质。民国元年(1912)5月27日,孙中山回家乡翠亨村省亲,次日,与兄孙眉偕眷专程赴左埗头村(今中山左步村)孙氏祠堂拜会宗亲,并与宗亲合影。此合影系孙中山、孙婉与孙锦芳、孙钰芳、孙潮芳、孙姚芳、孙文端、孙明芳、孙厚芳、孙桥芳、孙桂芳、孙炳芳、孙益芳、孙文庄、孙文发、孙文略、孙文坚、孙文锡、孙文钦、孙文茂、孙文詠、孙俊端、孙玉仙、孙金妹、孙兆环、孙玉环、孙金汝、孙翠平、孙发源之妻、孙信谦、孙义芳之妻、孙桂祥、孙炳良等左埗头孙氏男女宗亲所摄,是孙中山家族与左埗头孙氏同源关系的重要历史见证物。1965年10月,左埗头村民孙梓江将照片赠送翠亨孙中山故居纪念馆保存。

    孙眉在左埗头孙氏祠堂与宗亲合影  1张,纸质,纵20.9厘米,横27.4厘米。民国元年(1912)5月27日,孙中山由南京辞职后回家乡翠亨村省亲,次日,与兄孙眉偕眷专程赴左埗头村孙氏祠堂拜会宗亲,并与宗亲合影。此合影系孙眉与孙锦芳、孙文庄、孙文发、孙文端、孙文詠、孙文钦、孙信锦、孙玉芳、孙潮芳、孙桥芳、孙桂祥、孙浩芳、孙文坚、孙俊端、孙文略、孙桂芳等左埗头男宗亲团聚留照,是孙中山家族与左埗头孙氏同源关系的重要历史见证物。该合影原由左埗头孙氏族人保存。1965年10月,左埗头村民孙梓江将该合影捐给翠亨孙中山故居纪念馆收藏。

    孙谭氏、卢慕贞、孙娫在左埗头孙氏祠堂与宗亲合影  1张,纸质,纵20.8厘米,横27.2厘米。民国元年(1912)5月27日,孙中山回到家乡翠亨村,次日,孙中山与兄孙眉偕眷专程赴左埗头村孙氏祠堂拜会宗亲,并与宗亲合影,此为其中之一。此合影系孙眉夫人谭氏、孙中山夫人卢慕贞、孙中山女儿孙娫与孙妙荷、孙信谦、孙发源之妻陈氏、孙锦芳之妻王氏、孙义芳之妻杨氏、孙文锡之妻程氏、孙金汝、孙兆容、孙玉仙、孙金妹、孙玉环、孙容何、孙翠平、孙容成、孙容笑、孙发祥之妻程氏、孙兆环、孙桥芳之妻、孙文詠之妻、孙文贤之妻李氏、孙文爽之妻梁氏、孙俊端之妻黎氏、孙玉堂之母、孙文基之妻郑氏等左埗头孙氏女宗亲团聚留照。该合影原由左埗头孙氏族人保存。1965年10月,左埗头村民孙梓江将该合影捐给翠亨孙中山故居纪念馆收藏。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