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孙文档案 > 孙中山志 > 附录 >
中国国民党、民国政府文件文献及相关报道
【来源出处】中山市地方志办公室 【作者】广东省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 【成文日期】2004-10-01 【点击率】

孙中山先生逝世
——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关于孙中山逝世之通告
(1925年3月12日)

    ……敬启者:本党总理孙中山先生,客冬北上,本求贯彻主义,倡筹国民会议及废除不平等条约,以谋民族之独立与民权之确定,乃自抵津京,肝疾日剧,医疗无效,于本月十二日上午九时三十分,在北京铁狮子胡同行辕逝世。革命尚未成功,同志遽失导师。曷胜痛悼,哀此奉闻。此致某某同志。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启三月十二日……

——天津《大公报》(1925年3月13日)


段祺瑞执政府下令悼恤孙中山

    北京电:段合肥(按:指段祺瑞)派柏文蔚及内务次长王来为孙中山治丧之政府代表。悼恤令今(12日)夜可发表。

--天津《大公报》"国内专电"(1925年3月13日)

    北京电:今晚令:前临时大总统孙文,倡导共和,肇我中夏。辛亥之役,成功不居,仍于国计民生殚心擘画。宏谟毅力,薄海同钦。本执政夙慕耆勋,亟资匡济,就职伊始,敦劝入都,方期克享遐龄,共筹国是。天胡不憗,遽夺元功。轸念艰虞,弥深怆悼。所有饰终典礼著内务部详加拟议,务极优隆,用符崇德报功之至意。(十二日下午十钟)

--《申报》"国内专电"(1925年3月14日)

    ……临时执政指令第三百七十六号令内务总长龚心湛呈遵议孙前临时大总统饰终礼节并拟举行国葬以示优隆缮摺呈鉴由呈悉准如所拟办理此令三月十九日

--《哀思录》第一编"治丧报告"

 

香山各界追悼大会详情

    香山各界团体于廿三日在学宫学会追悼孙先生。是日大雨淋漓,凉风悲飒,似助人以悲痛者。赴会致祭者有各级官员,国民党县党部各执行委员及全体党员,及各乡民团商团农会工会、及各学校。各界致送挽联甚多,尤以彭光亚君送之精神不死四字、及农民协会所送之继续奋斗四字,最为醒目。余如刘子谦萧幹志两君致送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长幅,亦最为触目惊心。下午一时开会,由刘墨西君唱礼,萧幹志读诔文,朱热诚读遗嘱。由各校学生唱哀歌,继由女师世光模范分唱哀歌,全场各界多有失声痛哭或眼含酸泪者。哀典筹备处并印有特刊二万张,由会场守卫童子军分送各界,查特刊对于孙先生一生历史及革命精神,言之甚为详尽云。

——上海《民国日报》(1925年4月5日)

 

香山筹建中山公园

    香山工务局,请将该县西山寺原址,建筑中山公园。已拟定进行计划如下:(一)筹设中山公园办事处,暂借达德街县议会。(二)筹办中山公园主任推定县属国民党县议会,其余董事通请各团体各推一人至三人。(三)筹集中山公园开办费,先向行商分借若干,以崇义祠红契作抵,一俟收得捐款若干,即行归还。(四)筹办中山公园经费,先由筹办处通电胡省长、许总司令(按:指胡汉民、许崇智)在国帑内各拨一万元,再由香山受职人员捐所得薪金二成,香山人在外受职、及受职于粤省者,均捐所得捐一成。薪金在五十元以下者免。(五)筹办中山公园,宜多设筹办分处,如省港沪京汉东西洋各埠,均略分处。应派主任若干员,以双方情形而定。(六)筹办中山公园内部建筑工程,由工务局从速计划,定六个月竣工。

——上海《民国日报》(1925年4月1日)
 

募建纪念堂图书馆

    中央党部通告云:案查本会第六十九次会议,廖委员仲恺提出通告本市各县机关团体党部,于追悼会日大募捐款,建中山纪念堂及图书馆。建筑费五十万元,请公决施行一案,决议通过等因。除函省长及各机关团体查照办理外,特此通告贵部查照,并希转告所属各同志一体知照,准于是日由各同志负责,切实募捐。募捐办法由孙中山先生追悼会筹备委员会议定施行,俾中山纪念堂及图书馆得早日完成,以留纪念。至级党谊,右通告贵部常务员。

中央执行委员会
——上海《民国日报》(1925年4月1日)

 

粤人对孙先生追悼与纪念

    ……为建筑孙先生纪念堂,此议亦由中央党部所议决,而由省署核准者,预估价为五十万元(地皮由公拨不作价)。此纪念堂规模甚为宏大,凡孙先生平生读过之中外典册书文及先生一生所著之文章,皆归纳其中,如铜像、祭坛、祭堂等巨大庄严之建筑物外,尚有花园假山床林修竹池塘鱼鸟之布置。其建筑费虽暂预定五十万元,如不足,尚可添补。惟议决不动公款,完全由募捐集合,由教育厅通令各校,由各校校长派定教职员及年长学生,分别担任募捐。其日期为四月九日十日十一日三日,预料应募时必踊跃超出预料之外。一面由大本营省长公署外交部财政部军政部建设部内政部筹饷局盐运使署财政厅市政厅公安公务财政教育卫生等六局,各军总司令部军师旅部,海关监督署交涉署教育厅警务处各县各大小机关,皆自动的集议认捐。议决者为荐任简任捐薪一个月,特任官至少捐一个月,委任捐半个月,雇员捐月薪十分之二,自愿多者听、杂役捐工薪十分之一。现已开始征募。预料此区区五十万元,不难超出定额,而众擎易举,总能克期观成……

——上海《民国日报》(1925年4月12日)

 

广州中山纪念堂之筹备

    总部及各法团,于五日会议,筹备孙大元帅三旬哀典及筹建中山纪念堂。是日到会者有三十余团体代表,当场推举陈箇民为主席,詹大眼、廖其清二人为书记,当由主席宣布开会理由后,先将筹备哀典事宜提出讨论,其议决事项分志于下:一、由筹备会函请总司令令市政厅,通令本埠各界,于四月十二日休业一天,并下半旗志哀、二、哀典日全市各界同时举行祭礼、三、礼毕联队巡行,以表哀忱、四、请总部及市厅通令本市各界,届时一律与祭、五、经费由总部及市党部支用,不再募捐、六、地点在群学会、七、定名为孙大元帅三旬哀典筹备会、八、议决组织筹备会之团体会之团体人数,计总部、市厅、总商会、女中、慈善界、教育界、华侨联合会、工界、报界各一人,市党部潮州善后委员会岭东学生总部各一人、九、定八日下午一时,在群学会开总筹备会议……

——上海《民国日报》(1925年4月13日)

    ……(四月。——引者注)四日,治丧处以前派林森前往南京紫金山勘察葬地,业已回京报告一切。因即推代表诣执政府接洽。当由秘书厅分电苏省长官查照办理,略云:南京卢督办韩省长钧鉴:奉执政谕,中山先生现经决定国葬,其葬地拟在南京紫金山。应请饬属妥为照料,将来灵奉移,尤须责成地方官沿途保护,等因,特达。是日,通电全球党员,于十二日为追悼之期……

——《哀思录》第一编“治丧报告”

 

通令香山改名中山县

    中央执行委员会议决香山县易名中山县,以志纪念,昨经该会致函省署依照办理,省署准函,已即日分别咨令各机关,知照香山县实行改名中山县,并赶将铜质新印铸就,颁发该县启用云。

——《广州民国日报》(1925年4月16日)

    附原呈
    呈为呈报事:现准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函开,窃思本党故总理孙中山先生,一生事业,固足以彪炳人寰,然最为人称道而能拯救中国危亡者,厥为三民主义与五权宪法。故
    先生之奋斗,虽有时失败,而其主义则益彰,向使天假之年,及身而睹主义之实现,当非难事也。近自
    总理逝世后,有主张将北京中央公园改为中山公园者,亦有主张将南京城改为中山城者,余如上海大学广东大学之争请改为中山大学,无非欲纪念
    先生之功,以志不忘,如美人之于华盛顿,同一用意耳。本会第六十九次会议,廖委员仲恺提议请将
    先生生长之香山县改为中山县,由党施行模范政治,以实行党纲训练实际政治之人才,决议通过,函省长公布施行等由。其办法诚较徒以一都市或建筑物命名益为完妥。用特录案函请查照,希即依照决议,公布施行,等因。准此,自应查照更定,经已另刊铜质县印一颗,文曰:中山县印,饬发启用,以昭信守。除分行外,理合具文呈报
    大元帅鉴察。谨呈
    陆海军大元帅

   广东省长胡汉民(印)
中华民国十四年四月十七日
——《中华民国史料丛编》(黄季陆主编)第十二册

 

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关于纪念孙中山“决议案”

    (一)接受总理遗嘱宣言

(民国十四年五月二十四日)

    一、总理逝世,以所遗未竟之工作,授于吾人。
    二、十余年来,惟总理一人,始终不与反革命谋妥协。
    三、总理认为北伐之目的,在消灭曹(锟)吴(佩孚)同样继起之人。
    第一步  使武力与国民结合;
    第二步  使武力为人民之武力。
    四、总理更谋亲赴世界各国,与平等待我之民族相结合。
    五、吾人完全接受总理遗嘱,牺牲一切,为民族奋斗。
    1.凡为国家民族谋福利者,皆吾人之友;反之皆吾人之敌。
    2.凡能尊重我民族国家者,皆中国之友;反之为吾国之敌。
    六、吾人一致奉行总理遗教,不得有所新创。
    中华民国创造者,本党总理孙先生逝世,不仅为我中华民国从来未有之最大损失,全世界被压迫民众之解放运动,亦受极大之打击,此唯一的崇高伟大仁慈之父师,不可复作,民众既失所倚庇,本党之根本,亦几乎动摇。然以我总理积四十年国民革命运动之精诚孕育,我中国国民党诚实之信徒,继续受此伟大精神所涵养,一如总理在日,即或有对于总理之主张发生怀疑者,迟早必发现总理主张之正确,与自己怀疑之错误。因此吾人虽处哀悼悲痛之中,而总理伟大之精神主义遗嘱,已遗授于吾人。吾人不惟不因总理长逝,而丧失国民革命之勇气,且秉此对于总理伟大之精神遗嘱之信心,如日之明朗。且吾人革命胜利之前途,总理所遗未竟之工作,即吾人所完全承继之重大责任,是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全体会议,以全体一致之坚决的意志,宣言于我全国国民及世界民众曰:
    吾党同志,追随我总理孙先生,努力于中国国民革命之事业,颠覆君政,创立民国,扑灭军阀,抵御外侮,恒以百折不挠之精神,继续奋斗,以图恢复民族平等,国家独立,使我中国脱离半殖民地之地位,造成依据三民主义之完全独立自由的国家于今三十余年矣,去年一月,我总理召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其意盖使本党依据民主的集权制,建立一组织完成之革命党,惟组织完成之真正的革命党,乃能担负完成国民革命之工作。溯自吾党最初成立以来,三民主义即为吾党之基础,而总理又运用其智仁勇之大德,觉以至诚,以领导中国国民革命运动。当满洲君权颠覆以后,革命政府为情势所迫,不得已而与反革命的专制阶级谋妥协,于此种妥协,实间接与帝国主义相调和,遂为国民革命第一次失败之根源。自是而后,革命之进行,每有一度之成功,必与反革命的专制阶级,谋一度之妥协,而每次之妥协,皆足使过去革命之牺牲失其意义。十余年来,始终以不断之努力,督励同志,固执三民主义之原理与政策,而不稍让者,实我总理一人,然革命之伟业,非大多数之民众参加,必不能得完全之成功,而革命党人苟非对于本党之主义彻底了解,为适合民众政治的经济的需要之宣传,亦不能引导民众参加国民革命之运动。在第一次之全国代表大会,总理以国民革命之责任,完全付托于全党同志,其全体一致议决之宣言及最小限度之政纲,则表示全党同志完全接受总理所付托之主义与责任者也。
    一年以来,我总理更奋其全力,督励同志,与帝国主义之强暴战,与帝国主义所嗾使掩护之反革命的恶魔战,且努力从事于革命主义之教育,屡次发表反帝国主义及军阀之宣言,讲述三民主义之理论,制定建国大纲,期吾党同志于严格教育及训练之下,成为组织国民革命之人才,且以此人才为中心,投入于民众之中,而造成真正民众之政党,以促进革命的建设事业之进行。故当要求推翻曹吴之时,我总理则发表宣言,其主要之意义,以为“国民革命之目的,在造成独立自由之国家,以掩护国家及人民之利益,此种目的与帝国主义欲使中国永为其殖民地者绝对不能相容,十三年来军阀有新陈之代谢,而其性质作用,则自袁世凯以至于曹锟吴佩孚,如出一辙。故北伐之目的,不仅在覆灭曹吴,尤在曹吴覆灭之后,永无同样继起之人。换言之,北伐之目的,不仅在推翻军阀,尤在军阀所赖以生存之帝国主义”。在曹吴既倒之后,我总理认此为和平统一之良好机会,毅然北上,一则对于一致颠覆曹吴之友军,实践前约,冀与之输诚相见,以图实现国家所必须之各种具体条件,即吾党所要求最小限度之政纲,以为实行三民主义之初步,一则为宣传本党主义于北方民众,以图全国民众,一致结合于国民革命旗帜之下,完成统一革命事业之工作。而开国民会议及废除不平等条约二者,则尤为最显明切近之目标。盖惟民国之政权,操之于国民自身,乃有和平统一之可言;亦惟恢复民族平等,国家独立,然后国民革命之目的,乃得以扫除障碍而活泼地进行也。故我总理当北上之时,又发表严重之宣言;于详述我国家及民众真正需要后,更以仁慈诚恳之意告友军将士及同志曰:“帝国主义之援助,终不敌国民之觉悟,帝国主义者惟能乘吾国民之未觉悟以求逞,军阀亦惟能乘吾国民之未觉悟以得志于一时,卒之未有不为国民觉悟所屈伏者。愿我友军将士,暨我同志,于劳苦功高之余一念及之也。今日以后,当划一国民革命之新时代,使武力与帝国主义结合之现象,永绝迹于国内,其代而兴之现象,第一步使武力与国民结合,第二步使武力为国民之武力,国民革命必于此时乃告厥成功”。我总理统帅吾党同志,为国家及民众利益而奋斗之实际,当由此两次宣言明白表示于国民之前矣。
    我总理北上之目的,于上述的理论及事实之外,更决意于完全直接宣布其意义于北方民众。及与北方友军将士暨各同志输诚相见之后,即亲赴世界各国,为广大之宣传,与以平等待我之民族相结合,共同奋斗,以达被压迫民族,一齐解放之宏愿。盖颠覆世界的帝国主义之强暴,与解放世界被压迫之民族,此一大目的,非由被压迫民族之一致团结,不能达最圆满之目的也。
    我总理抱此伟大之主义,努力奋斗者四十年,今更负此伟大之实行任务而北上,乃以多年为我国家及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奋斗而损及健康之故,甫到津门而疾作,到京而病笃,终遗留此伟大之主义及伟大之实行任务而长逝。呜呼!树欲静而风不息,我全国国民及全世界被压迫民族之悲痛为何如耶!
    我总理当危笃之时,以遗嘱指示吾国民政治奋斗之途径,其言曰:
    “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到此目的,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现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务须依照余所著建国方略,建国大纲,三民主义,及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继续努力,以求贯彻。最近主张开国民会议,及废除不平等条约,尤须于最短期间,促其实现,是所至嘱!”
    吾人今日唯一之责任,则在完全接受我总理之遗嘱,自今而后,同德同心,尽吾人之全力,为牺牲一切自由及权利,努力为民族平等,国家独立而奋斗,以竟总理未竟之志。我中华民国及国民,凡能接受我总理之主义政纲,以从事于国民革命之工作,而为国家及民族谋福利者,皆为吾人所敬爱之同志,吾人誓以至诚与之结合,以共同致力于革命建设事业之实现,反之,凡持续反革命的行动,受帝国主义列强之嗾使及掩护,以阻碍国民革命之进行者,皆为吾人之敌,吾人为国家之独立自由与民族之福利,则不惜牺牲吾人之一切,而与之抗争。若夫全世界之国家及民族,凡能尊重我民族之平等与国家之独立者,皆为中华民国亲善之友,反之则为我国家之敌,吾人必尽最善之努力,以至明显坚决之精神,决择吾国民应由之道。关于目前时局之主张,吾人则完全准据十一月十日我总理最后之宣言,以从事于政治奋斗。而遗嘱所命吾人于最短期间实现开国民会议及废除不平等条约之二目的,为吾人努力之第一程序,更不待论矣。
    至于吾人之组织,吾人惟以严格之纪律的精神,一遵总理之遗教,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制定总章十九条曰:“本党以创行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之孙先生为总理”。此明示吾人今后之组织,虽为民主的集权制,然除全体党员正式投票选举代表而投票选举之中央执行委员组织中央执行委员会执行之责外,不能更有总理。吾党全体一至奉行总理之遗教,不得有所特创,盖中华民国之独立与自由,惟有完全继承中华民国创造者本党总理孙先生之意志,为能实现耳。
    本中央执行委员会,当此重大之时机,谨以全体一致之坚强意志,郑重宣言如此,惟全国国民及世界民众实昭鉴之。
    ……
    (三)关于接受总理遗嘱之训令决议案

(民国十四年五月二十五日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

    本党为总理孙先生所创立,总理创立本党之意,在以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为基础,用革命的手段造成“民有”“民治”“民享”之独立自由的国家,而使中国脱离帝国主义列强及国内军阀二重宰制之地位;是以本党之目的,在于救国,本党之党员则皆负遵奉本党党义与纪律而实行救国之责任者也。当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曾全体一致决议尊重纪律之议案,且以全体代表之深切的觉悟,确认数十年来因革命而牺牲死于民事之吾党烈士为恪守纪律之模范,与哀悼敬仰之中,全体起立接受本党之纪律,此严肃诚敬之态度。实所以表现吾党永久之生命者也。去年三月十六日,中央执行委员会通告第二十四号,更准据此义勉励服务于党政府下之本党同志,其大意曰:
    “结合多数之同志以诚党,即应集中权力于党,以约束多数之同志;故凡属党员只有服从党之义务,而无个人之自由;兹为策励各同志起见,标明三义,俾有遵循,第一,严守本党主义;第二,实行本党策略;第三,与民众同甘苦。”
    上述三义,不仅为党政府下服务之同志所应遵循,凡列藉于本党而誓为国民革命努力之同志,实皆应确实遵循者也。
    兹者国家不幸,我总理因救国奋斗而损及健康,逝世于北京行馆,凡我同志,莫不惊愕悲痛!盖总理实为世界之圣哲,中国之救主,而本党同志之父师;总理于本党目的未成功之日,弃吾党同志而去,实使吾党同志失其指导统率之中心也。
    虽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二语,及“有志竟成”之义,实我总理留示吾党同志奋斗之标准。总理虽没,总理之一切遗教仍如日月之经天,江河之行地,存留于世间,吾党同志,当兹艰危,更宜自觉其责任之重大,同德同心,以信总理之遗教者,服从党义,各尽其自身之能力,贡献于党,以促进党之行动能力,而使国民革命之伟业迅速成功。以完成吾人最高尚之道德任务,则总理虽没,而总理之志为不没矣。
    中央执行委员会感于我国家危险之重大,我国民及世界民众责望之切,与总理遗嘱之殷,深切觉悟我同志全体今后之责任,谨以全体一致之至诚至敬,完全接受总理遗嘱所命之遗教全部,誓与同志切实遵行。特于五月二十四日对于全国国民及世界民众,郑重宣言,兹更决议下列二事:
    (一)以后本党一切政治的主张,不得与总理所著建国方略建国大纲三民主义第一次全国大会之宣言政纲及九月十三日宣言,十一月十三日宣言之主旨相违背,凡违背上述主旨之议案,无论何级党部,概不得决议。
    全体同志更应以最善之努力,于最短期间促成开国民会议,及取消不平等条约二事。
    (二)本党各级党部党团之一切会议,在开会时,须先由主席恭诵总理遗嘱,会众应全体起立肃听。
    我全体同志,应知吾党之成立,由于创造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之总理孙先生,总理在时,总理之人格为一切主义政纲策略之保障,总理既没,则保障总理之一切遗教者,惟为本党之纪律,而信仰总理之人格,接受总理之遗教即为纪律之基础;自今而后,我全体同志必须至诚至敬,“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之心,奉本党之纪律,为无形之总理,然后国民革命之伟业,乃能迅速完成,顾全体同志共勉之!
    ……

    ——《中国国民党历次会议宣言决议案汇编(一)》(浙江省中共党史学会编印)

 

中国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广州中山纪念碑“决议案”

    ……
    (二)谨以至诚接受总理遗嘱并努力以履行之案
    (民国十五年一月四日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
    决议,通过,全体代表均起立静默一分钟,以表示严肃之意。
    附注:又经主席团决议:在广州观音山顶上,建立一接受总理遗嘱纪念碑,将总理遗嘱及大会议决接受总理遗嘱案全文,刻于碑上以为永久之纪念。并于五日上午十时举行奠基典礼,全体代表一律参加。
    ……
    ——《中国国民党历次会议宣言决议案汇编(一)》(浙江省中共党史学会编印)
    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关于安葬孙中山“决议案”
    ……
    (二)安葬总理案
    (民国十七年八月八日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通过)
    决议:(一)总理安葬日期暂定十八年一月一日;关于筹备事宜,即于总理葬事筹备处委员会中,增加委员若干人,负责进行;葬期须在两月前公告。
    (二)电孙夫人及海外各委员,务请于总理安葬期前归国,参与葬仪。
    ……

——《中国国民党历次会议宣言决议案汇编(一)》(浙江省中共党史学会编印)

 

中国国民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关于确立“最高根本法决议案”

    ……
    (六)根据总理教义编制过去一切党之法令规章以成一贯系统确定总理主要遗教为训政时期中华民国最高根本法决议案

(民国十八年三月二十一日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

    大会鉴于本党过去数年党之一切理论,法令,规章,为共产党之反动思想所搀混,以致全党在思想上失却统一之意志,在法令上缺乏一贯之系统,在实际行动上减少团结之力量,在国家建设上尚无共信共守的根本大法之原则与标准。兹谨本于以党建国以党治国之职责,为如下之决议:
    (一)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应根据总理教义,编制过去党之一切法令规章,以成一贯系统。勿令反动思想再存留于本党法令规章内,以立共信共守之典筏,巩固全党之团结。
    (二)确定总理所著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建国方略,建国大纲,及地方自治开始实行法,为训政时期中华民国最高之根本法。举凡国家建设之规模,人权民权之根本原则与分际,政府权力与其组织之纲要,及行使政权之方法,皆须以总理遗教为依归。
    大会对于上项决议,更附以如下之说明:
    (一)总理创造中国国民党,同时创造三民主义,五权宪法诸教义,以为全党建造国家之准绳。总理生时,本党党员之努力,一以总理之言行为依归;总理既逝,则吾党同志之努力,一以总理全部之遗教为准则。是故总理之全部教义,实为本党根本大法,凡党员之一切思想言论行动及实际政治工作,悉当以之为规范而不可逾越。盖必如是党员之意志始能统一,本党之力量始能固结,全党之法令规章始能系统一贯,而建国治国之大业始能期其日起有功也。
    (二)中华民国之创造,以迄于建设之完成,其所赖以为努力者,事实上皆为总理所领导之中国国民党;其所恃以为努力之步骤,乃为总理所定不可逾越之军政训政宪政三大程序;其所据以为此三大程序中一切典章制度之源泉,乃为总理所垂示之遗教。因此之故,中华民国之统治权,系由国民参加于总理所领导之中国国民党,依照革命建设之程序,实行总理之遗教,而蕲求其全部之实现之一伟大的使命所产生。此伟大的事实,即为总理以“国民造党,以党建国,待国建成,而后治之”之要义。在此全部建国之行程中,本党集合全国人民之努力,事实上由开始革命,创造民国,以底于全国之统一,皆所依遵总理之遗教。是故从国民革命创始于军政时期,总理遗教不特已成为中华民国所由创造之先天的宪法,且应以此为中华民国由训政时期达于宪政时期根本法之原则,其效力实较中国以前所见之约法为更大也。辛亥以前,总理于革命方略中有“每县于敌兵驱除,战争停止之日,立即颁布约法”之规定,然此为革命军占取一县后之强制约章,而非可以拟于全国根本大法之性质与内容。民国元年,总理未遐及于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之制定,临时遂同意于约法之颁布;然而其内容多非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之主张,实不惬总理之本意。迨本党在广州开创政府之时,总理先后著成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建设方略,建国大纲诸要典,乃不复以约法为言。盖其意以为关于一切建国之最高理论的原则,已详于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建国方略诸书;关于具体的根本大法,则已散见于民权初步,地方自治开始实行法,及实业计划;且更总括的结晶以成建国大纲,而以政府名义宣布而广传之。是建国大纲,已为中华民国根本法之具体部分;而其他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建国方略诸要典,则为中华民国根本法之理论与政略之原则部分。总合言之,则总理遗教,不特训政时期以之为根本法,即宪政时期亦须以之为宪法之准则。凡此要义,皆可以总理遗教为之证明。建国大纲第一条曰:“国民政府,本革命之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以建设中华民国”。即此可知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为建设中华民国之根本宪典。总理建设大纲自序有曰:“制定国民政府建国大纲二十五条,以为今后革命之典型;”“本政府郑重宣布,今后革命势力所及之地,凡秉承本政府之号令者,即当以实行建国大纲为唯一之职任。”此可知建国大纲又为中华民国不可逾越之宪典。总理遗嘱复言:“务须依照余所著建国方略,建国大纲,三民主义,及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继续努力,以求贯彻”。此又可知总理之主要遗教,皆为贯彻中华民国建设之典型。今吾党既于十四年之际,决议接受总理之遗教,且以本之以为实现革命建设之原则;而全国人民亦复予以服从及拥护,共趋于统一建国之正轨。是总理遗教,在国民之意识上已有根基,在社会之群力上已有渊泉,在法理之根据上已有普及全国造成统一之效能。故大会认为总理之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建国方略,建国大纲,地方自治开始实行法等遗教,已具有训政时期中华民国根本法之实质,而大会秉代表国民行使政权之职任,予以正式的法律之效力,盖当然之理也。
    大会认为以上之说明,于阐明本案之主旨上,异常重要。总言之,本案之主旨,第一项在于使全党党员之言论行动皆统一于总理遗教之下;第二项在于确定总理遗教为国家之最高根本法,使全国人民之民族生活与国家生存发展,皆统一于总理遗教之下。凡我同志及全国国民,均宜恪守勿渝者也。
    ……
    (一二)中国国民党总章修正案

(民国十三年一月二十八日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
(民国十八年三月二十七日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修正)

    ……
    第四章  总理
    第二十一条 本党以创行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之孙先生为总理。
    第二十二条 党员须服从总理之指导,以努力于主义之进行。
    第二十三条 总理为全国代表大会之主席。
    第二十四条 总理为中央执行委员会之主席。
    第二十五条 总理对于全国代表大会之议决,有交覆议之权。
    第二十六条 总理对于中央执行委员会之议决,有最后决定之权。
    附注:总理已于中华民国十四年三月十二日逝世,十五年一月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接受总理遗嘱,并努力实行之,保存此章以为本党永久之纪念。
    纪念总理仪式规定如下:
    (甲)凡本党海内外各级党部会议场所,应悬挂总理遗像。
    (乙)凡集会开会时,应宣读总理遗嘱。
    (丙)凡本党海内外各级党部,及国民政府所属各机关各军队,均应于每星期举行纪念周一次;但有特别情形,经该地上级党部许可,得改为两星期一次。
    ……

——《中国国民党历次会议宣言决议案汇编(一)》(浙江省中共党史学会编印)

 

国民政府训令
渝文字第三一九号
(二十九年四月一日)

    令直辖各机关
    为令遵事,案奉
    中央执行委员会二十九年三月二十八日渝艳机字第三七零号公函开,“本党总理孙先生,倡导国民革命,手创中华民国,更新政体,永奠邦基,谋世界之大同,求国际之平等,光被四表,功高万世,凡我国民,报本追远,宜表尊崇,兹经本会常务委员会第一四三次会议一致决议,尊称总理为中华民国国父在案。相应录案函达即希查照通令全国一体遵行”等因,奉此,自应通饬遵照。除分令外,合行令仰遵照,并转饬所属一体遵照。
    此令。
    主席林森、行政院院长蒋中正、立法院院长孙科、司法院院长居正、考试院院长戴传贤、监察院院长于右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