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孙文档案 > 孙中山逸事 >
梅屋庄吉与孙中山铜像
【来源出处】《中山文史》第35辑 【作者】余齐昭 【成文日期】2006-03-21 【点击率】

 

1895年1月,孙中山从檀香山到香港,着手组织兴中会总部。这期间,他结识了在香港开照相馆的日本朋友梅屋庄吉先生。至于他们之间的深情厚谊,可以从1930年5月梅屋庄吉先生的谈话看得更清楚:
 “我(梅氏称)最初与总理会面,即在我所经营的香港中环大马路廿八号梅谷照相馆内,孙先生是和英国人康德黎同来的,是时约在三十五年前,即明治二十八年(1895)正月五日的时候。其后孙先生因为到美国及英国,继又到日本来。在日本的时候,始终继续与孙先生深交,感情极厚,直至数年前逝世为止,均曾辱受孙先生的高谊,是至今还不能忘怀的。了先生在日本的时候,常到我私宅,我特辟别室为孙先生下榻之所。现在这个特别室尚保存着,将来可以把这个特别室用物寄赠到贵国,但此时尚未能办到,实是很遗憾的一件事。其他与孙先生关系的话很多,非一时可以说得尽。我所以建造孙先生的铜像的电望及其意思:孙先生为世界的伟人,可供世界人的崇拜;(二)披沥自己尊敬的赤心,而为一般民众万世的追仰。当孙先生于大正十三年(1924年)十二月一日,离开日本的时候,到了门司,曾有一电报给我,电报大意如下:‘在贵国滞留时种种烦劳,应感谢各位的厚意,今日为全亚细亚民族复兴之时,切望各位协力进行,并祝康健’等语。阅了这个电报,那么孙先生有统一亚细亚民族的大下想,决非为中国统一的事而革命而努力。”①
  梅屋庄吉景仰孙中山,中山逝世后,他花大量的资金铸造了四尊孙中山铜像,希望通过孙中山铜像宣传其主义。
  陈固亭《国父与日本友人》(1977年再版)第84页《国父与梅屋庄吉》中谓:“国父在北京病逝,梅屋先生痛悼万分,即决心筹铸国父铜像二座,……铜像高一丈二尺,重量七吨”。而1930年7月良友图书印刷有限公司出版的《中山陵园大观》则谓梅屋庄吉共制同样的孙中山铜像七尊,分竖于南京,广东黄埔军官学校、广东中山大学、中山县、北平、武昌、日本中华民国公使馆。《广州民国日报》1930年5月31日《军校今日开会欢迎梅屋》的报导中,据梅屋语记者:“本人向极崇拜孙总理,自总理逝世后为永久纪念起见,特聘著名雕哝铸铜像七座,分设于东京、南京、黄埔、中山县、中山大学、武昌、北平七处、现已铸就三座。”
  事实上,梅屋铸造孙中山铜像为由座,不是二座,也不是七座。
  梅屋庄吉委托日本第一流的铜像制作商、筱原雕金店的店主筱原金作计划、礼延雕塑家牧田祥哉制作。梅屋多次访问牧田祥哉在东京下柏桥的工作室,共同研究铜像的计划,希望铜像能够体现孙中山在宣传、讲解看书的政治主张时的神态。后来,梅屋一共铸造了四尊铜像、款式、大小相同。
  这四尊铜像分别赠南京中央军官学校、广州黄埔军校舍旧址,广州中山大学和中山县中山故居。
  1928年,第一尊孙中山铜像制作完成。次年3月4日由梅屋庄吉和他的妻子、女儿、以及森下国雄(自民党议员)护送,由日本邮船“伏见丸”运抵上海。②3月6日专车运抵南京。1929年10月14日,这尊铜像的揭幕礼在南京中央军官学校校园内隆重举行。③1924年铜像移置新街口;在纪念孙中山诞辰一百周年时由新街口移置中山陵原铜鼎处;1985年3月,又移置中山陵园右侧的孙中山纪念馆(即藏经楼)广场至今。
  第二尊铜铜像于1930年5月由日本“大洋丸”运抵上海。5月28日由琼州号转运抵广州④。梅屋庄吉偕其侄值贺东津村甚助、神尾二男由日本亲自护送孙中山铜像至广州。梅屋庄吉一行住亚洲酒店。5月31日上午,黄埔军校开会欢迎梅屋庄吉。⑤
  孙中山铜像运抵黄埔军校后,原定于1930年6月16日举行孙中山广州蒙难八周年纪念及军校建校六周年纪念大会时铜像揭幕典礼,嗣因纪念碑工程尚未竣工延期。
  1930年9月26日,黄埔军校隆重举行孙中山铜像揭幕典礼,前往观礼者数千人。在黄埔军校校内一小官上建筑一座孙中山纪念碑,碑上安装孙中山铜像。当日军校门首高搭牌楼一座,悬挂白布横额,上书“总理铜像揭幕暨第七期学生两典礼大会”等字样,⑥
  第三尊第四尊铜像由梅屋庄吉护送,于1930年12月28日由日本邮轮“白山丸”运抵上海。1931年1月10日,由军舰“靖安号”从上海运抵广州,分赠中山大学和中山县。1月14日,中山大学(当时校址在市内文明路)全体师生到天字码头迎接孙中山铜像,当即运至该校石碑农场暂置,将来安放于石碑新校。⑦1933年11月11日中山大学成立九周年纪念时在石碑举行新校奠基暨孙中山铜像揭幕典礼。⑧中山大学新校校在今华南理工大学校址。孙中山铜像在新校前正中,四周有石栏绕护,中筑石基,像置其上。
  1954年春,广州市人民政府借该铜像置于中山纪念堂前的广场上。1956年11月12日孙中山诞辰九十周年时,铜像又由中山纪念堂前迎置于中山大学河南康乐村新校园内。铜像座基上有中山大学校长许崇清的啤记:“此铜像为中山先生故友日人梅屋庄吉所赠,一九三三年冬奉置于人校石碑旧址,一九五四年春广州市人民政府借置于中山纪念堂,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二日复由我校迎置于此。
  中山大学校长许崇清谨记。”
  铜像脚座铭文:“筱原金作工场谨造”。
  梅屋赠中山县中山故居的一尊铜像奉置于中山纪念中学。
  1938年10月随中山纪念中学迁至澳门,至今仍安放在澳门“国父纪念广馆”内。
  在此,有二个问题须说明,就是孙中山铜像的高度和重量问题。据《国父与日本友人》和《广州民国日报》1930年5月29日《梅屋铸赠孙总理铜像昨晨运抵粤中》记载,铜像高一丈二尺(4公尺),重七吨。据笔者测量结果,高迎为二点五米;据《中山大学日报》1931年1月15日《总理铜像安运抵校志详》报导,铜像重约吨余。笔者认为,这比较可信,因为当时铜像运抵广州黄埔江时,是用起重机(当时称“天秤”)将它从“靖安”舰吊下转运到要船上,驶至天字码头,上岸后用汽车运至石牌。如果重七吨的话,恐怕木船和当时的汽车都很难承受这种重量。
  梅屋庄吉于1868年11月26日生于长崎。少年酷爱汉学及美术。15岁到上海习中国语文,19岁留学美国,专研摄影雕刻。回国后又先后到朝鲜、海参威、南洋及香港各经商。他与各方广交游,富侠义精神。因为他不但帮助孙中山进行革命活动,对菲律宾、印度革命党人也常支助,因而香港政府要逮捕他,他便逃到新加坡从事电影事业,后回国居住,晚年为中日友好而努力。1934年11月23日逝世,终年66岁。

注:
 ①《广州民国日报》1930年5月29日《梅屋铸赠孙总理铜像昨晨运抵粤中》。
 ②上海《民国日报》1929年3月4日《总理铜像今晨七时半到沪》。1929年3月5日
 《总理铜像昨晨到沪之盛况》。
 ③《国父与日本友人》第86页。
 ④《广州民国日报》1930年5月2日《梅屋铸赠孙总理铜像昨晨运抵粤中》。
 ⑤《广州民国日报》1930年5月31日《军校今日开会欢迎梅屋》。
 ⑥《广州民国日报》1030年9月27日《军校昨日举行两典礼》。
 ⑦《中山大学日报》1931年1月15日《总理铜像运抵校志详》
 ⑧《广州民国日报》1933年11月12日《中在九周纪念暨新校奠基情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