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山地情 > 有声地情 >
【党史百年·红色乡情】石莹桥村: 爱国爱乡本心生 烽火缭绕当奋起
【作者】蔡婉婷 【来源】中山档案方志 【成文日期】2021-05-22 【点击率】
暂无视频
简介:

 


 这里有个迷人的名字——石莹桥村。清康熙年间,广东五华县华阳人古其禄迁此建村,村民在村前小溪上砌石墩架松木成桥(一说村前小溪有石松树斜倒,村民经桥出入村中),故该村称之为石松桥村。清道光六年(1826年)改用石英石筑桥墩,洁白晶莹,并铺上石条,改为石莹桥,村亦易称今名。

石莹桥村村貌(五桂山街道办事处供图,2018年摄)

 

这里也有个瘆人的名字——劏人石,又称烈士石,是1945年“五九”反扫荡中,张少攸等16名游击队员英勇就义的地方。他们面对日、伪军的酷刑审讯,宁死不屈,守口如瓶,拒不透露半点情况。敌人对此无计可施,恼羞成怒,残忍地将他们全部屠杀。鲜血染红了大石,也染红了溪流。

 

这里曾经物流通达、安泰祥和。清代时,香山官道南干大道经过村内云迳山,是商贩和百姓来往澳门进行物资交换的主要干道。村民还在村中修建其禄古公祠、鹏秀古公祠和阁秀古公祠。然而,1941年6月,中山全境沦陷,这里沦为“六路围攻”“十路围攻”“四路围攻”和“五九”反扫荡主战场之一,1945年,3间公祠也被日伪军无情焚毁。

 

南干古道遗址(五桂山南桥村委会供图)

 

五桂山街道的石莹桥村(乡)镶嵌在中山市自然生态保护区内,低山、丘陵、农田星罗棋布,一派山明水秀、绿树成荫之景。或许是对山河破碎生发的“感时花溅泪”的痛惜之苦,亦或是汲力于誓必驱除仇寇气如山的雄心豪气,抗日战争期间,村民们“为国牺牲敢惜身”,古北水、古伯球、古元、古俊南等10多名村民积极参加抗日工作,还有村民冒着生命危险,为游击队料理后勤事务。石莹桥乡其禄古公祠为中山市首批革命遗址,是五桂山区战时联乡办事处和抗日民主政权中山县行政督导处成立旧址,也是中山人民抗日义勇大队某部曾驻地。1957年,该村被评为广东省革命老区村庄。

 

1943年,石莹桥乡成为抗击日伪军“六路围攻”五桂山主战场之一。中山抗日游击大队实行“避敌主力、集中力量歼灭敌军一路”的战术,隐蔽在大寮和长龙坑内的悬崖山涧之中,乘敌不备,在群众支援下,利用山涧、丛林及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势,突击敌军,毙伤日伪军数十人,仅用3天时间粉碎敌军原计划10天围攻五桂山的阴谋。1944年1月31日,日伪军分十路围攻五桂山区。南番中顺游击区指挥部派出主力部队布防于石莹桥山岭中,扼守敌军必经之路的大帽山至牛爬石一带制高点。是日晨,日、伪军一路约1000余人从桂南经牛爬石进入石莹桥乡。埋伏在大帽山一带的游击队给敌人迎头痛击。双方激战到下午,敌方发动多次冲锋,均被击退。2006年,粉碎十路围攻主战场遗址核定为中山市首批革命遗址。

 

1944年7月4日,日军妄图用疾速的行动向五桂山区进行报复性的“四路围攻”(又称“七四大扫荡”)。在石莹桥乡伏击日军的游击小组扼守桥梁要道,占据敌军必经之路的制高点,利用地雷阵、麻雀战,前堵后拖,使日军晕头转向、处处挨打,连夜退出五桂山区。在粉碎“四路围攻”战役中,游击队击退敌军7次进攻,毙伤日军100多人,击毙日少佐指挥官1名,缴获武器一批,是中山打击日军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

 

1944年,中山人民抗日义勇大队粉碎敌人“十路围攻”之地(中山市档案馆藏)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石莹桥乡转而进入解放战争时期。1945年,古伯松武工小组活动在石莹桥一带,中共党员梁坚及钟大元、古伯球、贺北水等在石莹桥乡坚持武装斗争。1949年10月3日,中共中山县委组织成立支迎解放军南下工作委员会,石莹桥乡为支迎委员会村主要地区之一。同年10月30日,粤赣湘边纵队中山独立团和五桂山根据地军民1000多人挺进石岐,与两广纵队先头部队会师,中山宣告解放。

 

游击队在石莹桥村坚持到中山解放(中山市档案馆藏)

 

革命烈士永垂不朽!1993年又是一个春天,中共中山市五桂山镇委员会、五桂山镇人民政府为缅怀和纪念先烈,在石莹桥村烈士石旁修建革命烈士纪念碑,碑记由原珠江纵队第一支队政委梁奇达撰写,原珠江纵队政委梁嘉书写。每年清明节前后,人们到此凭吊,向烈士敬献花圈。

 

2003年,五桂山规划开发红色旅游观光点,石莹桥村作为重要组成部分被列入红色旅游规划当中,石莹桥村厚重的红色革命精神将不断绽放出新的时代光芒!

 

石莹桥村革命烈士纪念碑(五桂山南桥村委会供图,2013年摄)

 

 

文|蔡婉婷

资料来源:《广东省中山市地名志》《中山市五桂山镇志》《中山村情》《中山市革命老区村庄概览》

 

 

 

 

【关闭窗口】